神鬼奇航—林道乾與他的埋金傳說

電影「神鬼奇航」在全球的大賣座,讓世人對海盜的好奇心重新燃起。在台灣,大家所熟知的海盜,除了「神鬼奇航」的加勒比海海盜外,就是「北海小英雄」小威的維京人。但實際上,真正跟我們最切身有關的,就是早期活躍在台灣的海盜,其中更有個海盜頭子林道乾,在高雄留下許多傳說。

這些活躍在台灣的海盜,多半是中國人,因為明代中國實施海禁,不准商人出海貿易,迫使靠著中日貿易過活的商人,只好下海走私,這就是明代「倭寇」的由來,這些「倭寇」有日本人跟中國人,雙方為了避開明代政府的追剿,都會選擇沿海一些島嶼當做基地,其中當然就包括了台灣。

選擇台灣為基地的海盜,包括了鄭成功的父親鄭芝龍、李旦、顏思齊等人,與高雄最有關係的,則是林道乾。林道乾是明代中期著名的海盜,其活動範圍遍及中國及東南亞,至於他究竟有沒有來過高雄,則無法證實,雖然在《台灣府志》、《鳳山縣誌》有記載,但如《鳳山縣誌》將其事蹟記載在「雜記」,表示無法肯定其真實性,這只說明林道乾的「傳說」非常有名。

關於林道乾在高雄的傳說,最有名的有二:一是其與高雄原住民「打狗社」的恩怨。二是其在柴山埋金,以及今日高雄港一港口「打狗隙」的由來。以下分別敘述。

第一個傳說比較接近史實。據說林道乾在海上被明軍大將俞大猷追擊,逃到打狗港(今天的高雄港),當時住在此的是原住民「打狗社」居民,由於林道乾的船隊在海上受創,需要重新修復,但缺乏原料,於是林道乾屠殺「打狗社」住民,取了他們的血,混合泥灰,來修復戰船,這次的攻擊,嚇壞了打狗社原住民,他們連夜奔逃,到了今日的屏東市,成為「阿猴社」。這一段歷史,目前尚無定論,有許多學者認同阿猴社確實是來自打狗社,但是不是真的因為林道乾而遷徙,就不得而知,如果為真,可見林道乾在高雄歷史上的關鍵角色。

第二個傳說就充滿了神話的色彩。據說林道乾到打狗後,有一天碰到個仙人,仙人給了他三隻神箭及一百粒白米,告知他將三隻神箭供奉案上,口含一百粒白米,睡覺一百天,在最後一天,聽到錦雞啼叫,就可起身向西北京城方向射箭,如此可射死皇帝,趁機起兵奪取天下。而這隻關鍵的錦雞,是林道乾在打狗山(即今日的柴山)打獵時所捕獲,是群雞之王,每天清晨,當其啼叫後,打狗山的雞才敢啼叫。

林道乾得到仙人告諭,興奮異常,回家告知其妹金蓮,要求其好好照料錦雞,隨即口含白米開始睡覺,金蓮也小心翼翼,為了怕錦雞亂叫,特別用黑布罩住雞籠,如此過了九十九天,當第一百天來臨時,金蓮眼見大事將成,徹夜未眠,更抱出錦雞看其是否安好,結果錦雞一被抱出,以為已經天明,就開始啼叫,附近所有的雞也跟著啼叫,林道乾一聽到雞叫,立刻起身,接連射出三箭,但皇帝尚未上朝,所以這些箭雖然命中皇帝寶座,但徒勞無功。

皇帝一早上朝時,看到其龍椅上插了三隻箭,又驚又怒,一看到箭上刻著林道乾的姓名,馬上要求大軍將林道乾逮捕歸案,而當林道乾發現明軍艦隊大批出現在打狗港外時,也知道大事不妙,於是要求大家立即收拾東西,準備明日一早,錦雞啼叫後立即出航。

經過上次的事件,金蓮對於錦雞特別注意,唯恐第二天又出狀況,於是當晚將它餵的飽飽,沒想到因為吃的太飽,錦雞睡過頭,等到醒來時,早就日正當中,明軍船艦已將林道乾軍隊團團圍住。

林道乾對於這兩次都出問題,感到十分憤怒,先殺死頻出狀況的錦雞。而金蓮對此更感到愧疚,表示要留下來看守在倉促之間,無法帶走埋藏在柴山的十八籃半的白銀,林道乾在氣憤之餘,也拔劍殺死金蓮,而面對將其團團圍住的明軍,林道乾把劍向西劈去,突然之間,打狗山轟隆一聲,出現一道裂縫,林道乾遂能突圍而去。

林道乾無法帶走的十八籃半白銀,後來衍生許多續集:有個樵夫在柴山砍柴時,遇見個美女,後來美女邀請他到柴山的家中共同用餐,喝醉後醒來,卻發現自己身在大榕樹旁,昨晚只是南柯一夢,而這位美女就是金蓮。也有人說日治時代興建水泥工廠的財閥淺野,就是因為獲得林道乾的半籃白銀,才有資本興建水泥廠。而柴山的另一個名稱,叫做埋金山,也源於這個傳說。

至於林道乾真實的生平,是在東南亞終結其傳奇的一生,由於林道乾後來發現荷蘭人帶來的紅夷砲威力,決定要仿製,但在製作過程中,卻因為膛炸而亡,這種戲劇性的結局,也呼應著林道乾不平凡人生的縮影。

高雄是個濱海的港都,其發展自然跟大海脫離不了關係,林道乾的傳說,更說明這個都市與海洋密不可分的關係。今日我們看著一港口的打狗隙,或在柴山漫步時,都可想起林道乾留下的故事,不論其是真是假,都讓高雄最初的發展,增添許多趣味與想像。

(BOX)林道乾海上之旅

林道乾傳說中最值得一看的就是打狗隙,最好的觀賞角度就是從打狗英國領事館往下看。除此之外,也可以搭著在高雄港航行的渡輪,仔細體會這個天然良港的出入口,是如何的鬼斧神工,也難怪會有如此有趣的傳說。

渡輪可搭:鼓山至旗津及真愛碼頭至旗津的定期渡輪。(搭船地點:旗津輪渡戰、鼓山輪渡站、真愛碼頭)。

延伸閱讀

關於林道乾的傳說,更詳盡請見林曙光先生在《打狗滄桑》中的〈林道乾與打狗山十八攜籃半〉(高市:春暉,1985年),以及王家祥於《在夢境的入口》一書(高市:高市文化局,2007年)中改寫的故事〈打狗社與林道乾〉,還有文後李友煌的補充〈林道乾的傳說〉。

本文作者:王御風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