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鳳梨罐頭的創始人:岡村庄太郎

鳳梨罐頭的開端:岡村庄太郎

要講起臺灣鳳梨罐頭的故事,就必須從岡村庄太郎開始。

岡村庄太郎為大阪人,大阪自德川幕府時期即是商人之都,大阪商人一般以豪爽、冒險犯難的精神著稱,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岡村庄太郎在日本領有臺灣當年(一八九五年)的十二月,就馬上渡臺到這個新世界探索。

岡村最早在臺南的第二師團第二旅團軍營內販賣日用品及飲食。軍隊與罐頭的起源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初罐頭的發明就是源於法國拿破崙軍隊遠征所需,作為戰備補給品,罐頭在戰爭史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十八世紀由法國人發明的罐頭,在一八七一年傳入日本,長崎人松田雅典師承法國人Leonury,學會油漬沙丁魚罐頭的作法。但罐頭真正的商業化生產要到一八七七年,在明治政府的殖產振興政策下,為了開拓北海道產業,在當地設立罐頭工廠,製造鮭魚罐頭,罐頭開始走入一般百姓的家中。

日本罐頭事業的發展,也與戰爭脫離不了關係。在一八九四─一八九五年的日清戰爭中,罐頭成為軍事後勤要角,需求量大增,也開始擴大發展。但此時的罐頭一罐約二十到三十五錢,相較於白米一升(七點六五錢),仍相當昂貴,絕非是一般平民所能負擔。然而在緊接的日俄戰爭(一九○四─一九○五年)中,罐頭再度扮演重要角色,經過數次戰爭後,罐頭產業的成本降低,開始逐漸普及化。

在軍營做生意的岡村庄太郎,對於罐頭自然不陌生。只是他的「罐頭」中要裝什麼?

來到臺灣的日人,對於在日本未曾見過的熱帶水果,可說是印象深刻。一八九五年(明治二十八年)七月,尚與臺灣反抗軍搏鬥的日本首任總督樺山資紀,就算仍處於戰事吃緊的狀態,也迫不及待將他在臺灣所嚐到的美味送回日本,他各寄出一箱鳳梨及香蕉給皇太后、太后、皇太子。臺灣鳳梨的美味瞬間征服了日本的味覺。

有著靈敏生意嗅覺的岡村庄太郎很快想到,臺灣鳳梨雖然美味,但鳳梨不能久放,如果要賣到日本,讓更多日人嚐到這種美味,他熟悉的「罐頭」絕對是個好點子,鳳梨罐頭也就如此誕生。

岡村也許是在軍隊中接觸到罐頭,從中嗅到商機,而想到將鳳梨製作成罐頭,投入鳳梨罐頭產業。從一九○二年(明治三十五年)的調查中得知,日本每年進口一百萬罐鳳梨罐頭,確實是值得開發的市場。

岡村庄太郎何時開始構思鳳梨罐頭,我們並不清楚,但從一九○○年(明治三十三年)三月,他就開始試作,隔年(一九○一年)二月,在臺南縣農產品評會獲得三等賞,同年四月首度使用鳳山產的鳳梨在臺南武館街製作罐頭。

經過兩年的製作,岡村庄太郎應已發現鳳梨的保存期極短,鳳梨最美味的時刻,就是剛摘下的瞬間,因此如何將美味封鎖在罐頭中,是岡村庄太郎極力思索的問題。在當年,唯一能夠解決的辦法,就是將製作罐頭的工廠廠址,設置得越接近產地越好。南部鳳梨主要產地是鳳山及大樹,但論及交通便利性及人口密集性,自然以當時鳳山廳治所在地的鳳山街為首選,因此岡村庄太郎在一九○一年(明治三十四年)八月開始計劃於鳳山街設置鳳梨罐頭工廠。

此時,剛領有臺灣的臺灣總督府,也對臺灣積極展開調查,鳳梨這項水果同樣也吸引了總督府的目光。積極推廣糖業,後來被稱為「臺灣糖業之父」的新渡戶稻造,對於「鳳梨罐頭」頗為注意。在當時,鳳梨罐頭最主要的生產地是新加坡。在一八八四到一八八五年間,法國人在新加坡設廠生產鳳梨罐頭,可以被視為鳳梨罐頭的起源。

新加坡如何成功的經驗,便成為岡村庄太郎及新渡戶稻造的取經對象。一九○一年(明治三十四年)臺灣總督府更給予岡村庄太郎資金援助,讓他遠赴新加坡考察。除了岡村庄太郎,新渡戶稻造在隔年(一九○二年)赴新加坡考察期間,也特別委託新加坡領事館代為調查新加坡的鳳梨事業,可見新渡戶稻造對鳳梨罐頭產業的期待。岡村的工廠完工後,新渡戶稻造也親自到鳳山拜訪,總督府更是大力援助岡村庄太郎。

岡村庄太郎回到臺灣後,決意將工廠設置在鳳山。於是向總督府申請了原是清代演習場(即練兵場)鳳山新庄仔一帶土地,進行鳳梨的試種,並獲得總督府的同意。一九○二年(明治三十五年)五月,岡村的鳳梨工廠開始生產,成為日本時代最著名的鳳梨罐頭工廠。但其規模並不大,資本額僅一萬六千圓,名為「岡村鳳梨罐詰工場」,地址位於鳳山街新庄子九二,約是在今日鳳山區中山西路二號,初成立時職工共二十九人,其中日本籍十一人、臺灣籍十八人。

岡村鳳梨罐詰工場包含了本館(四十五坪)、倉庫(二十三坪)、製罐場(十五坪)、工場(四十二坪)、果實庫(十八坪)、洗場(六十坪)、ボイラ場(十坪)、雜品庫(二十坪)、炊事場(九坪)、製箱場(十八坪),另外還有四棟宿舍共六十一坪,是當時最具規模的工廠,也被視為是臺灣最早的鳳梨罐頭工廠。工廠成立之初,一九○二年(明治三十五年)七月十八日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曾到工廠視察,並現場開罐試吃。


圖1:總督府委任岡村庄太郎赴新加坡考察鳳梨罐頭產業。
圖片來源:〈鳳梨鑵誥業取調ニ關スル岡村庄太郎ニ委任ノ件〉,《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4761冊2號,1902-11-01。


圖2:岡村庄太郎申請新庄仔土地設立新工場。
圖片來源:〈鳳梨試作ノ為官有地鳳山廳管內大竹里新庄仔庄ヲ岡村庄太郎ニ貸下ノ件〉,《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4681冊1號,1902-02-01。

這個影響臺灣鳳梨罐頭事業深遠的罐頭工廠,就在今天鳳山車站旁,走出鳳山車站二號出口,過了曹公圳旁的中華夜市,就是原來的工廠位置,也就是後來的臺灣鳳梨罐詰株式會社。

我們從一九二九年(昭和四年)的鳳山職業明細圖來看,會發現工廠確實在曹公圳旁,工廠旁邊還有鐵道經過,可見鳳梨罐頭產業與鐵道關係密切。


圖3:1929年鳳山街上鳳梨罐頭工場。
圖片來源:翻攝自木谷佐一,〈大日本職業別明細圖_鳳山〉(東京交通社,1929年)。

從岡村庄太郎將工廠由臺南搬至鳳山就能夠知道,越靠近產地,越能製作好的鳳梨罐頭。高雄至九曲堂段的鳳山支線在一九○七年(明治四十年)興建完畢,比起基隆到高雄的縱貫線還要早一年。鳳山鄰近區域兩大產業:糖與鳳梨罐頭亦可運用鐵道從高雄港出口,各公司也都申請了鐵道。跟鳳山有關的兩大製糖公司:新興製糖及臺灣製糖都以鳳山車站為起點,經營兩條鐵道線,其中臺糖小港線由鳳山至小港,如果連結一九一○年(明治四十三年)完工由九曲堂至旗山的旗尾線,則可以貫穿至旗山。新興製糖的鐵道一九○九年(明治四十五年)則由鳳山通至林子邊。這兩條鐵道是除了縱貫線外,鳳山最重要的聯外鐵道。

除了製糖公司之外,岡村鳳梨罐詰工場後來演變的臺灣鳳梨罐詰株式會社於一九一二年(明治四十五年)四月,申請由鳳山街至赤山里灣仔內庄的輕鐵,後又自灣仔內庄,延長行駛至楠梓坑街(今楠梓)。另一條則是由鳳山街為起點,至大樹腳庄龍目井。該線於一九一三年(大正二年)獲核准。


圖4:日治時期高屏地區鳳梨工廠分佈圖。
圖片來源: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昭和十一年度年報》,引自壽俊仁,《臺灣鐵路百週年紀念》(臺北市:臺灣鐵路管理局,1987年),附圖。林立偉重新製圖套繪。

這些輕軌鐵道,除了貨運外,還可供客運使用。臺灣鳳梨罐詰株式會社的輕軌鐵道興建後,貨運及客運都較為方便,一般反應很好,也帶動日後鳳梨罐頭製造業的發展。

岡村鳳梨工場開始生產後,以「蕃人印」作為商標,生產出的鳳梨罐頭立刻參加隔年(一九○三年)的大阪博覽會,即日本第五次國內勸業博覽會,頗受日人注目。這次博覽會相當轟動,不僅帶動大阪周遭後來的發展。參展的岡村鳳梨罐頭也贏得好名聲,訂購量大增,一九○五年(明治三十八年)更將機器由原先的五匹馬力,增加成二十匹馬力,即使隔年(一九○六年)受到雨量過多、員工對機器不熟等因素干擾,生產量仍成長二點二倍,也成為臺灣鳳梨罐頭的代表。

儘管如此,臺灣鳳梨罐頭產業並未一飛沖天,反而都面臨虧損,主要原因是工廠需要的砂糖、空罐、木箱,都必須從日本進口,機器壞了,也只有日本技師能夠修理。每年產季只有半年的鳳梨罐頭製作,如果要從日本聘請工人來臺,需要付一年的薪水,製作成本上無法壓低,自然無法與物美價廉的新加坡及新崛起的夏威夷產品競爭,因而連年虧損。

因此,岡村庄太郎除了鳳梨罐頭外,積極參與其他新式工業,在一九○六年(明治三十九年),同樣在鳳山街新庄仔設立了「岡村新庄仔庄製糖場」,根據統計,該工廠在一九○七年(明治四十年),共雇有七十九位員工(日籍四人、臺籍七十五人),加上此時已擴充至六十七位員工(日籍七人、臺籍六十人)的「岡村鳳梨罐詰工場」,共有一四六位員工。除此之外,岡村庄太郎同時也與許多臺籍企業家合作成立「鳳山養蠶組合」,以當年鳳山街(此時鳳山街以鳳山城為主)人口數六一一八人而言,岡村庄太郎可說是當地重要的企業家。一九一○年(明治四十三年)岡村更擔任北港製糖會社的月眉工廠長,也希望藉由其他產業,彌補鳳梨罐頭產業的損失。

這個時期也是鳳山發展的轉捩點。原本是今日高屏政經中心的鳳山,在一九○八年(明治四十一年)縱貫鐵道通車,以及打狗築港工程啟動後,經濟情勢改變,臺灣南部的貨物透過鐵道運抵高雄港,鳳山失去了經濟中心的位置。

一九一二(大正元年)第一期築港及哈瑪星填海造陸工程完工後,全新打造的哈瑪星,成為高雄日人的新寵,大批日人搬遷至此,尤其是一九○九年(明治四十二年)鳳山廳裁撤後,政治中心的地位也不再,許多日本官員及眷屬紛紛搬離,所以我們看到鳳山人口數在一九○八年(明治四十一年)跌破六千人後,就再也回不來。

在鳳山最黯淡的這段時光,維持住鳳山元氣的就是糖業與鳳梨罐頭,政府也想極力發展鳳梨罐頭事業。一九一一年(明治四十四年),政府再度出手協助,宣布調高新加坡及夏威夷鳳梨罐頭進口關稅,以及退回臺灣鳳梨罐頭業者的砂糖消費稅,希望能讓臺灣鳳梨罐頭產業轉虧為盈。

藉此時機,臺灣鳳梨的開路先鋒岡村庄太郎邀集臺北的小松楠彌、川端伊之助,臺南的佐佐木紀綱、越智寅一、黑田菊太郎、平高寅太郎、杉坂六三郎,打狗的古賀三千人、荒木萬三郎等各地富商於一九一一年(明治四十四年)將公司改組為「臺灣鳳梨罐詰株式會社」,由佐佐木紀綱擔任社長。儘管如此,公司仍虧損不止,使得岡村庄太郎於一九一七年(大正六年)退出,由佐佐木紀綱親自負責經營,這位臺灣鳳梨罐頭的創始元老,還沒來得及看到鳳梨罐頭在臺灣大放異彩,就此退出。

岡村庄太郎離開臺灣鳳梨罐詰株式會社後,隻身一人前往中國的漢口,想要再次從事製罐業,一年後卻因長年的積勞成疾,返回大阪,不久便病逝。這位對於臺灣鳳梨罐頭事業,以及日本時代鳳山發展有著極大貢獻的人物,生前雖然無緣見到鳳梨製罐業的榮景,但在他過世之後,臺灣的鳳梨製罐業仍對其貢獻相當感念,一九三五年(昭和十年)時臺灣鳳梨罐詰同業組合頒布表彰狀給其遺族,表揚岡村庄太郎對臺灣鳳梨製罐產業的貢獻。


圖5:日治時代記載的鳳梨製成品種類多元。
圖片來源:福田要,《臺灣の資源と其經濟的價値》(臺北:新高堂書店,1921),頁255。黃于津重新製圖。

摘錄自王御風、黃于津,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頁18-32。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