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工業發展的縮影-戲獅甲工業區的故事

2017年9月26日,高雄輕軌捷運首階段正式通車,其實這條「台灣第一」的輕軌捷運路線,早在1944年就已存在,只不過以前是載貨火車跑的「臨港線」,而現在是載人的輕軌捷運。


高雄輕軌捷運
攝影:何彥廷

既然是載貨的火車,又叫「臨港線」,可見得行經區域,以前都是高雄港邊的工業區。這一點也沒錯,現階段輕軌主要經過的地區,一是台灣最早的工業園區,叫做「戲獅甲工業區」,另一則是許多人都很熟悉,由舊港區倉庫改建的「駁二藝文特區」,兩者其實都是日治時期高雄港築港後的舊港區,目前被總稱為「亞洲新灣區」。在戲獅甲一帶,有大家都聽過的「高雄市立圖書總館」、「高雄展覽館」、「夢時代百貨」,每逢週末假日,總是人山人海,時尚炫麗,很難想像,在八十年前,這裏是密佈煙囪的工業區,而戲獅甲的變遷,也可說是台灣工業發展的縮影。

工業區的誕生

戲獅甲原本是個靠港邊的小聚落,傳說因當地人很會「舞獅」而得名。1935年,在南進政策影響下,總督府改變了原本「農業台灣、工業日本」的政策,想要在台灣發展軍需工業,於是看上高雄港畔的戲獅甲,配合著高雄市的都市計畫,將此規劃為全台最早的工業區,引進了鋁業、化學工業、鋼鐵業,像是日本鋁株式會社、南日本化學、旭電化、台灣鐵工所,不管是新設、原來僅在日本設廠,或是高雄在地就有的工廠,都在此落地生根,也是高雄日後成為「工業都市」的關鍵。


1938年高雄都市計畫地域圖,右下藍色區域為工業地域,也就是戲獅甲
資料來源:〈高雄都市計畫地域圖(1938年)〉,中央研究院地理資訊科學研究中心GIS百年歷史地圖,網址:http://gissrv4.sinica.edu.tw/gis/kaohsiung.aspx,檢索日期:2017年7月6日。

二戰結束,國民政府來台,當時主管經濟的資源委員會看到戲獅甲的工廠群,許多是以往中國大陸不曾擁有的技術,因此大半接收為公營事業,也讓戲獅甲成為公營事業的大本營:「日本鋁」、「台灣鐵工所」、「旭電化」搖身一變成為「台鋁」、「台機」、「台碱」,還有新設的「高雄硫酸錏」,以及從中國大陸遷來的「復興木業」、「六○兵工廠」等。戲獅甲不僅沒有因為大戰的轟炸而蕭條,反而更加熱鬧,大批從外省而來的員工,也帶來外省文化,如今日仍在復興路台鋁新村周遭的許多麵館。

台塑的起家厝

在戰後新設的工廠中,最重要為台灣塑膠公司,其成立與美援及戲獅甲工廠群有密切關係。當時位於戲獅甲的台碱,以生產燒碱為主,燒碱是用食鹽在水溶液中電解而得,同時也會產生氯氣,燒碱主要用於製造肥皂及紙漿,銷路頗佳,氯氣市場卻遲遲未開。由於氯氣是有毒氣體,為恐貽害環境和人體,台碱需花費購買石灰加以吸收,再運往外海拋棄,十分浪費,而氯氣與電石可以生成塑膠原料:聚氯乙烯(PVC,Poly Vinyl Chloride),戲獅甲另一間公營工廠「台肥」則有生產電石,因此兩者均建議爭取美援,生產聚氯乙烯。

政府及美方對此提議均感興趣,但對於要交給公營或民營有所爭論,最後決定交給民營,一開始政府屬意是永豐化工的何義,但何義認為台灣缺乏塑膠下游產業,不願接手。而此時王永慶與其合夥人趙廷箴正尋求投資標的,於是與政府一拍即合,自接洽到答應,僅僅一週時間,日後成為全球最大PVC公司的台塑,就在此因緣際會下誕生。

台塑成立初期,因為要鄰近供應原料的台碱,就設立在戲獅甲,後來也造就了臺灣塑膠及石化產業的蓬勃發展。而這個台塑的「起家厝」,目前也部份保留,日後將規劃成為紀念公園,見證這個工業園區的歷史。


台塑高雄廠
繪圖:林立偉

十大建設的石化、中船、中鋼


戲獅甲工業區的重工業往前鎮、小港移動,石化業則是往楠梓、仁武、大社及林園移動。
資料來源:
底圖:〈Google Maps衛星圖(2017年)〉,網址:https://www.google.com.tw/maps,檢索日期:2017年8月3日。
繪圖:徐乙仁重新套繪。

除了台塑之外,位於戲獅甲的公營事業,如台鋁、台機、台碱、台肥、硫酸錏,在1950-1970年代,均繳出不錯的成績單,可說是戲獅甲的黃金年代,但也讓工業區逐漸飽和,需要向外擴展。政府對此規劃兩條路線,一是延續台塑PVC的石化產業,以後勁的中油高雄廠為主,規劃以仁武、大社的「仁大工業區」為主,另一則是以鋼鐵、造船等重工業為主,配合高雄港的擴建,在戲獅甲以南規劃「臨海工業區」,其代表就是以中船為主,搭配中鋼、台機的造船產業。而石化、中船、中鋼,也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十大建設」。

這兩個外擴的路線,臨海工業區就在戲獅甲旁邊,但為何仁大工業區距離戲獅甲如此遙遠?主要是PVC後來發展出可用乙烯取代電石為原料,且價格更為便宜,但乙烯的產生需要用輕油裂解,也就是我們目前所熟知的石化產業最上游。在台塑成功打響石化產業中游的塑膠產業後,政府不願將石化產業上游再拱手讓給民間,於是以中油高雄廠為核心,興建第一、二座輕油裂解廠,也就是我們熟知的一輕、二輕,後來更發展至林園的三輕、四輕。台塑一直爭取要興建自己的輕油裂解廠,在政府不點頭狀況下,台塑只好將重心也遷移至仁武,但也不放棄繼續爭取,直到最後的六輕才告成功。

相較於成功的石化產業,戲獅甲另一個轉型:重工業則是跌跌撞撞,臨海工業區當初的夢想,是要讓戲獅甲工業區的產業升級,並與軍需工業結合,不僅僅中鋼要自己煉鋼、台鋁要開發新的鋁合金、中船要製造自己的艦艇(好熟悉的國艦國造)、台機也得幫軍方製造新的軍用車,於是中船、台機都啟用國軍將官擔任董事長,在缺乏經營成本的概念下,大幅虧損,不僅讓中船成為十大建設不願被提起的失敗案例,台鋁、台機也走上破產命運,台鋁由中油、台電、中鋼接手,台機則乏人問津,需要分廠切割出售,也讓戲獅甲走向衰微。

如何讓戲獅甲起死回生:民營化、多功能經貿園區到亞洲新灣區

石化產業遷離、重工業失敗,以及原有產業的衰敗,如曾經風光一時,以販售肥料為主的高雄硫酸錏廠,在農業式微後,也風華不再。這使得戲獅甲公司多半虧損,加上高雄人口快速成長,戲獅甲外圍已成為住宅區,許多工廠的污染導致民眾抗議並要求遷廠,於是這些公營企業該如何處理,成為政府頭痛之處。

1990年代以前,政府因應公營企業的虧損,是以併入其他賺錢的公營企業為主,如戲獅甲區域內,台碱由中石化接手,台鋁由中鋼、台電、中油接手。在1990民營化旋風從國外吹向台灣,全國上下均認為把這些賠本的公營企業交由民營就會起死回生,政府也認同此觀點,希望以釋出股票方式,轉手給民間經營,但執行起來卻不是這麼回事。打先鋒的中石化及中華工程就讓大家質疑,接手企業究竟願不願意經營本業,是否會變成「財團化」?這迫使政府做法改變,就是依舊釋股,讓官股雖不過半,但仍是可主導的最大股,如中鋼、台肥,也是今日公營企業「民營化」的模式。但虧損連連的企業,卻連此條件都沒有,最後僅能分廠出售,如台機在戲獅甲區域內兩廠區,幾經波折,分別售予統一及東南水泥,統一接手的台機鋼品廠,日後就成了知名的「夢時代」。

無論如何,此時的戲獅甲已不適合繼續維持工業區型態。1992年,政府喊出「亞太營運中心」,希望將高雄港變成海運中心,這與高雄港舊港區亟欲翻身的理念不謀而合,於是地方政府順勢推出「多功能經貿園區」,將舊港區分為倉儲、文化、商業三大區塊,重新開發,原有的工業區土地瞬間就可變成商業區,廣受業者支持。這個規劃案從國民黨吳敦義市長時期提出,民進黨謝長廷市長通過,可見是不分黨派的共識。更有趣的是,它的上位計畫「亞太營運中心」在2000年政黨輪替後就漸漸消失,但如今「多功能經貿園區」依舊活躍,只是換上了「亞洲新灣區」的外衣。

「多功能經貿園區」為何要換成「亞洲新灣區」,又要回到當地業者的身上。雖然土地從工業區升級成商業區,可以讓他們的土地增值不少,但要花大錢開發,卻得精打細算,也使得1999年通過的「多功能經貿園區」,但區內開發案不如預期,這也使得市府陸續推出各種方式來刺激業者投資。「亞洲新灣區」首先以公共建設來帶動區內發展,這也是今日所看到的輕軌捷運、高雄展覽館、高雄市立圖書館等五大建設,讓區域內人潮湧現,刺激業者開發意願。2016年則由臺灣港務公司及市府合作成立「高雄港區土地開發公司」,直接主導戲獅甲區域內廣大公營事業土地的發展,配合各種政策,這都使得戲獅甲的開發,更加快了腳步。如今園區內,除了利用老倉庫所興建的台鋁MLD商場,以及台電南部電廠,已經很難看到昔日工業區的樣貌,可說是近幾年來高雄都市景觀改變的代表。


亞洲新灣區中的高雄展覽館
攝影:何彥廷

戲獅甲工業區的成立到如今的轉換,可說是臺灣工業的縮影,日治時期的軍需工業、戰後資源委員會與行政長官公署的接收,到日後美援時期扶持台塑在戲獅甲落地生根,公營事業的由盛而衰,以及1980年代後的轉型及民營化,乃至於最近以多功能經貿園區、亞洲新灣區的再度轉型,都可看到臺灣工業的歷史成因及每次轉折,也是觀察臺灣產業變化最佳的場所。下次來到高雄,在戲獅甲坐著輕軌、欣賞高雄展覽館美麗的建築之餘,也別忘了周遭場景的歷史故事。

本文作者:王御風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