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第一批勞工住宅的老時光:宏毅里里長馮靖絨與志工媽媽莊壽美

中油宿舍所包含的三個里當中,宏毅里里長馮靖絨可算是最「特殊」的一位。其不僅是唯一未曾在油廠內工作,也是年紀最小,六年級的女里長。

宏毅里里長馮靖絨(左)與志工媽媽莊壽美(右)(攝影/王御風)

雖然沒有在廠區內工作,但對於中油宿舍的瞭解,馮靖絨卻不輸任何一個人。因為她是中油宿舍區的第三代,爺爺、爸爸都在中油工作,從小就住在宏毅社區第一批勞工住宅,直到現在,連里長辦公室也在熟悉的第一批勞工住宅旁。

座落於第一批勞工住宅中間的里長辦公室,最早是大家洗澡的澡堂。之所以有這個澡堂,是因為戰後興建第一批勞工住宅時,完全沒有浴室的設計,相較於日治時期的職工宿舍還有浴室,為何勞工住宅卻將此省略,大家並不清楚,但因澡堂衍生的生活細節,卻清楚縈繞在志工媽媽莊壽美回憶中。

原為澡堂的宏毅里辦公室(攝影/王御風)

同樣居住在第一批的莊壽美,對於澡堂的回憶,比起當時還牙牙學語的馮靖絨印象深刻。她表示每天大家都要拿著水桶到澡堂去洗澡,澡堂分為男女兩間,兩者中間都有一個大浴池,其中放滿熱水,旁邊有隔成一間間的淋浴間,大家要從中間的浴池舀滿熱水到旁邊的淋浴間加上冷水洗澡,但因淋浴間沒有房門或隔廉阻隔,女生都會覺得不好意思,拿著鍋蓋或臉盆充作門,常一不小心掉下來,就會有許多乒乒乓乓的聲音。

還有許多人乾脆將熱水舀回家,在廚房中洗澡,這種辛苦的洗澡回憶,後來在增建浴室後慢慢消逝,加上第二批後一開始就有興建浴室,使得浴室乏人光顧,後來改成「長生俱樂部」,供長者下棋、聊天,但後來也逐漸荒廢,最後在前里長陳益仁爭取下,才改成宏毅里辦公室,又成為眾人聚集的場所。

不同於莊壽美,馮靖絨多半的記憶就是在宏毅宿舍區的跑跑跳跳、灌蟋蟀、捉迷藏,當時的防空洞、消防池都是小朋友嬉戲的場所。所謂的「遠親不如近鄰」也在社區中徹底體現,許多的鄰居伯伯、媽媽,都是一路看著馮靖絨從小女生,變成了服務大家的里長。

撫今追昔,馮靖絨最感慨的就是大樹的減少。雖然現在宏毅宿舍區在外人看來,仍如世外桃源般綠樹成蔭,但在馮靖絨的眼中,綠樹已經與童年時無法相比,因為勞工住宅剛興建時都是平房,院子裡都種有樹木,隔壁鄰居也是以綠籬阻隔。每戶都積極改建後,院子不見了,樹木被砍掉了,綠籬也消失無蹤。

另一個最大的變化是童年的玩伴也不在了。與馮靖絨一樣的第三代,不像他父親的第二代,很少人留在中油工作,為了工作,大家紛紛出外定居,只有逢年過節才回家,社區只留下老人,宏毅里目前65歲以上的老人佔了該社區居民40%以上,可說是相當的驚人。如何為留在社區的老人家服務,維護美麗的宏毅社區,這是新一代的馮靖絨接下來最大的挑戰。

已不復當年風貌的第一批勞工住宅(攝影/王御風)

原文刊載於油廠記憶頁53-55。

本文作者:王御風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