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櫃帶來的改變與挑戰

貨櫃運輸被廣泛運用在海運上,一般都認為是海陸(Sea-Land)運輸公司「Ideal-X」在1956年的首航,迄今剛好60年。任誰都沒有想到,這個運輸方式的改變,在這60年,完全改變了世界。


圖片來源:徐乙仁攝

全球化的誕生

今天當我們走進好市多(COSTCO),舉目所見是來自於全世界的貨物:日本的越光米、智利的蘋果、歐洲的紅酒、越南製的球鞋、中國製的電腦。走到路邊轉角處的7-11,也時常能買到來自日本、韓國的零食,以及全世界各地的啤酒。這在1956年是難以想像的事情,當時在高運費及高關稅情形下,能夠進入臺灣的貨品不但稀少,而且昂貴,價格通常是原產地數倍,一般人根本買不起。

如果真有需要,通常都不是到百貨公司,而是到港邊特定的商場,購買俗稱「水貨」的舶來品,因為這些透過船員或當時來台休假的美軍透過「水路」夾帶入台的貨品,省去了運費及關稅,只比原產地貴上幾成「走路工」,像是高雄港旁的崛江商場,如今仍可看到當年的風華。

除了貨品暢通外,另一個影響是產品的全球製造。手中的蘋果手機,零組件可能分別來自臺灣、中國、韓國、日本,集體在中國製造,最後貼上美國蘋果公司的標籤,銷售全球。這種生產模式,在以往是不可能出現。因為高昂的運費,佔去產品成本大部分,為了減少運費,也使得工廠盡量往港口集中。

上述情形發生的關鍵點都是貨櫃運輸,自從海陸公司在海運採用貨櫃運輸後,貨櫃船席捲海運業,運費大幅下降,不僅貨物得以在全球暢通,成本估算也得翻新,因為運費比重不再如此重要,生產工廠開始往工資比較便宜的地方移動,於是工廠從歐美先進國家移出,轉往能夠提供便宜工資、人工素質穩定、基礎建設良好的國家,先是亞洲四小龍,接下來是中國及東協。而在工廠離開海港後,景色怡人、地段具有獨佔性的舊港區,就成為房地產的金雞母,舊港區開發案在全世界輪流上演:倫敦、紐約,近在眼前的就是高雄「亞洲新灣區」。

全球貨物暢通,以及世界工廠的誕生,也就是現今大家熟悉的「全球化」。全球化固然有歐美國家的盤算,在其領軍下,透過WTO等組織逐步移除關稅,配合貨櫃運輸帶來的低廉運費,讓以歐美為主軸的跨國企業產品能夠暢行全球,也使得不論在紐約、東京、上海、首爾、臺北,都能夠一起享有及擁有相同的產品,不論好壞,這就是目前世界的風貌,而貨櫃運輸是構成這幅景象最關鍵的鑰匙。

臺灣的改變

在貨櫃運輸重新定義世界經濟模式的過程中,臺灣經濟本身也因貨櫃運輸而有極大改變。海上貨櫃運輸開始萌芽後,很快的,1959年臺灣就有了自己的貨櫃船、貨櫃碼頭與內陸貨櫃場(ICD),構成了臺灣對內與對外的聯絡網。

1950年代正是臺灣經濟的轉型期,戰後臺灣原來是以農業為主,後來在美援支助下,在1950年代開始陸續執行了「四年經建計畫」、「進口替代」及「出口導向」政策。政府透過從1953年開始執行的四年經建計畫(每四年一期,直到1976年為止),將臺灣經濟慢慢引導上工業化道路,工業投資大量超過農業投資,且美援也多半進了工業部門,使得臺灣工業,慢慢超越了農業。

進口替代政策主要執行時間是在1950年代,也是臺灣從農業邁入工業的第一階段。所謂「進口替代」就是由本國自行發展許多民生所需產品,取代進口品,如此可兼顧人民生活,也可扶助工業。而政府所選擇的產業是以生產規模不大的勞力密集工業,以紡織、肥料、麵粉、食油、合板、水泥、玻璃等產業做為代表。

進口替代政策執行後,成效頗佳,但台灣內需市場不大,很快就已飽和,唯一出路就必須要跟國際合作,將產品銷售到其他國家。多數國內市場較大的國家,此一階段的轉型方式,就是進行第二階段的進口替代,將輕工業轉為重、化工業,但要發展此工業,需要資金、技術及足夠的市場,台灣均不具備,於是政府決定維持前一階段的勞力密集產業,但要以出口為主。

此階段正是貨櫃運輸進入臺灣的時期,於是臺灣產品透過貨櫃運輸,一個又一個貨櫃載滿產品出口,而在1966年成立的加工出口區,更得力於貨櫃運輸效益,讓這個全世界的創舉,獲得極大成功。

加工出口區是自由貿易特區與一般工業區的綜合體,其構想是運用自由貿易特區減免稅捐的特徵,加上工業區的設施,以吸引投資。區內生產物品一律外銷,不得內銷。也因此,區內各廠機器設備、原料、半成品等,均免徵進口稅捐,而其內部是由加工出口區管理處負責管理,入出境及電信、郵務、倉儲、運輸等服務,在園區內通通解決。這讓投資者不僅享有稅率的優惠,更有比起在其他地區設廠的便利及效率,也使得其成立後,投資者就絡繹不絕。

臺灣第一個加工出口區是高雄港內的前鎮工業區,此地鄰近中島商港區,均為四年經建計畫中高雄港第一期擴建計畫所填築的新區域,而1959年臺灣第一個貨櫃碼頭也同樣位於中島商港區,前鎮加工區所生產的貨物,可以透過貨櫃碼頭,行銷到全世界各地,「Made In Taiwan」的產品就這樣一步步風靡全球。

加工出口區是我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創舉,也開創了一種新的工業生產模式,其不僅讓出口導向政策獲得極大成功,日後更被一再複製,後來中國的經濟發展,也得力於許多複製自加工出口區的特區。其成功背後則與貨櫃運輸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如果沒有貨櫃運輸帶來的運費革命,西方國家不會將工廠搬至亞洲,而臺灣則在這個時刻積極發展的貨櫃運輸,扮演了臨門一腳的關鍵角色。

創新與靈活的臺灣航商

貨櫃運輸與加工出口區固然是支撐起後續臺灣經濟奇蹟的支柱,但真正核心是靈活的臺灣商業頭腦,不管是以「一隻手提皮箱」就走遍世界的臺灣商人,或是勇於創新的臺灣航商,都對於臺灣能成為貨櫃運輸大國,有不可磨滅貢獻。

從中國航運、長榮海運、陽明海運、萬海航運四大貨櫃海運公司,以及高雄、基隆、臺中、臺北四大貨櫃港的發展歷程看來,面對全新、價格昂貴且尚未全盤瞭解的貨櫃運輸,這些勇於嘗試的公司,在當時確實有超乎常人勇氣。

以長榮海運為例,張榮發當初堅持要以貨櫃運輸、遠洋航線做為其終極目標時,所有的合作伙伴都不以為然,最後張榮發必須要獨自奮鬥。同樣的,當高雄港務局長李連墀提議興建貨櫃碼頭時,也因其價格昂貴被中央質疑。這些具有遠見者並不見得會合於當時一般看法,而他們所看到的趨勢,也絕非憑空而生,張榮發、董浩雲及李連墀,一生事業都與海運有關,萬海的陳清治,也常年掌握國際資訊。

但就算具備眼光,貨櫃運輸的繁複,不論是籌備,或是興建貨櫃碼頭,都需要花費相當長的時間。像是長榮海運是在1975年開闢第一條貨櫃運輸線,但其早在1972年10月就成立貨櫃小組進行研究,整整花了兩年多規劃,才能順利開航。有時在資料有限情形下,必須要「土法煉鋼」,像是高雄港興建第一座貨櫃碼頭時,工程師憑藉著少數的資料,加上自己的構想,就讓臺灣首座貨櫃碼頭誕生。這種遠見、創新與靈活,就是臺灣貨櫃運輸業者的特色。

這種靈活度,在臺灣貨櫃運輸的歷史屢見不鮮,不論是因為臺灣地形及基隆港關係,發展出的內陸貨櫃場,或是長榮海運全球首創的「環球航線」及陽明海運的「鐘擺航線」,以及萬海航運的「以小搏大」,都展現了臺灣航商的前瞻、冒險及活力,也讓臺灣成為一個貨櫃運輸重鎮,帶著臺灣產品,開創戰後臺灣經濟最富庶的時刻。

新的挑戰:超大型船舶與聯盟

實際上,海運是個變動頗大的產業。其投資入門門檻頗高,每艘船的造價、人事成本、航行時的費用、平日維修、碼頭停泊費用等都花費甚鉅,雖然景氣好時,賺錢如流水般快速,但一遇到景氣寒冬,光是造船貸款的利息就會把船商壓的喘不過氣。而海運產業的景氣循環又特別快,因此只要一波寒冬出現,就會有許多船商不支倒地,近幾年來併購案更是時所所聞,如開創貨櫃海運紀元的美國海陸(Sea-Land)在1999年就被丹麥快桅集團(Maersk)併購,可見海運業競爭之激烈。

近幾年來,貨櫃航運更出現船舶大型化的趨勢,1990年代的貨櫃船仍是以萬TEU以下為主流,如今則一再突破,目前已經出現1.9萬TEU級的超大型船舶,2萬TEU的貨櫃船也正在趕工,被形容為各大船商的「軍備競賽」正如火如荼上演,也導致新的航海時代來臨。

在船舶大型化影響下,單打獨鬥的時代已經過去,目前則呈現「打群架」的聯盟結構。世界各大船商紛紛結盟,包括CKYHE(中遠COSCO、川崎汽船”K”Line、陽明Yang Ming、韓進Hanjin 與長榮Evergreen)、2M(快桅Maersk、地中海航運MSC)、G6(赫伯羅德Hapag-LIoyd、東方海外OOCL、美國總統APL、三井商船株式會社MOL、現代海運HMM、日本郵船NYK)、O3(法國達飛CMA CGM、中海集團、阿聯輪船)四大聯盟共同在海上競逐。

這些大船商之所以要組成聯盟,主要是在船舶大型化情形下,所需要的貨源越來越大。一艘1.8萬TEU貨櫃船所能承載的貨源,可能是以前8000TEU貨櫃船的兩倍以上,而這些定期航班的船隻,如果仍然維持每週一班,就必須要找到更多的貨源來支持。而近幾年來全球經濟成長不如預期,在船型加大、貨源減少的情形下,勢必僅能依靠聯盟的方式來聚集足夠的貨源。在此情形下,資金不足的小型船商勢必難以抵擋,而大型船公司的結盟也並非一成不變,誰與誰合作,甚至被併購,都是未來會一再出現的新課題。

隨著船舶大型化的趨勢,也增加各國港口能夠乘載的吃水深度風險,這將導致大型樞紐港口越來越重要,小型港口將因船舶無法停靠而失去競爭力,像是美西波特蘭如今不再有固定航程之貨櫃船停靠。這也讓許多國家鉅額投資港埠基礎建設以因應船舶大型化,例如英國利物浦、倫敦的重新開發,讓這些英國港口再次吸引大型船舶停靠;印尼政府也宣布將投資升級港埠設備,以確保能與鄰近新加坡大港相匹敵。

以臺灣為例,基隆港也因地形關係,越來越難讓大型貨櫃船停泊,近幾年來政府積極開闢臺北港,就是為了因應此情形。而高雄港陸續興建的新貨櫃碼頭,也多能供應大型船舶停靠,最新的高明貨櫃碼頭(第六貨櫃中心)已可停靠1.8萬TEU的貨櫃船,預計興建的第七貨櫃中心更可停靠2.2萬TEU的超大型貨櫃船,可望在這場大型船舶的競逐中勝出,繼續保有高雄港貨櫃轉運中心的優勢。

目前看來,運量下降及低運費迫使行業整合,航班減少、航線擴大、船舶大型化、停靠站減少且停靠更大的港口,從而提高效率並降低運輸成本將是趨勢所在,臺灣航商如何洞察時勢,且運用臺灣的創新及靈活,在瞬息萬變大海中,繼續領航向前,將是未來面臨的最大挑戰。

地理優勢的運用

臺灣四面環海,無鐵公路通往海外,因此臺灣進出口物資唯有經過海運或空運。除了體積較小、價格昂貴,有時間性的少數貨物採用空運外,其他大宗物資,如穀類、煤炭、原油、天然瓦斯等大宗雜貨多得利用海運為其運輸手段。

而臺灣海運的發達,與地理環境有關。臺灣位於中國大陸、東北亞地區、太平洋區域及東南亞地區交會之處,自古就是以航海與世界溝通,有學者就主張分布橫跨亞洲及大洋洲的南島語族發源地就在臺灣。17世紀荷蘭統治臺灣時期(1624-1662年),荷蘭人就發展出中國—臺灣—日本的三角貿易,將中國生產的瓷器與臺灣的鹿皮,轉口至日本交換中國欠缺的白銀,再拿白銀向中國購買瓷器,從中轉取鉅額差價。

這個模式在戰後的貨櫃運輸時期再度呈現,高雄港成為此區域的轉運中心(Hub Center),臺灣擁有完備的遠洋及近洋航線,所有的貨物可以先透過大型的遠洋貨櫃船載運至高雄港,然後再轉換成近洋貨櫃船至亞洲各區域。而且戰後臺灣工業發展迅速,不論是早期加工出口區的代工產品,或是後來新竹科學園區的各種科技產品,都可以隨著這個四通八達的運輸網到達全球,也讓「臺灣製造」揚名立萬。

臺灣的貨櫃運輸固然因為中國大陸各港口崛起,近幾年呈現下滑狀況,但隨著東協的逐步興起,位置處於亞洲各區域轉運點的臺灣,具備了完善的貨櫃運輸基礎建設及優良的航商,更可運用地理優勢,扮演關鍵角色,成為亞洲重要的轉運中心。

臺灣雖稱「海洋立國」,但國人對海洋的知識相對缺乏,對於海運重要性的瞭解也遠遠比不上科技產業。實際上,臺灣在海運部門,不管是公部門的港務公司或是民間公司,在貨櫃運輸的發展上,都交出令人驚艷的成績單。不論是以香港為基地,開啟臺灣貨櫃運輸視野的中國航運;以一艘商船起家,後來成為世界貨櫃船龍頭的長榮海運;突破了國營事業窠臼,在國際海運商場上絕不落後的陽明海運;靈活的判斷國際趨勢,以小搏大造就近洋霸主的萬海航運,以及一直創新突破的高雄及基隆港務局,都帶領著臺灣在貨櫃運輸領域上與世界一流國家平起平坐,其成就絕不遜於科學園區,如果沒有了他們,科學園區的產品更無法即時送到客戶手上,維持一流的競爭力。

今年是貨櫃運輸落實在海運的50週年,本書回顧了臺灣貨櫃運輸的發展,也可看到在1956年「Ideal-X」首航後,短短不到3年內,臺灣就已經將貨櫃船、貨櫃碼頭及內陸運輸網完全備齊,民間航商不論是中國航運、長榮海運、陽明海運、萬海航運都能在全球貨櫃航運界叱吒風雲。而不管是全球化,或是臺灣戰後的經濟起飛,臺灣貨櫃運輸也扮演極為關鍵角色。

海運事業之良窳直接影響民眾之生計與國家之生存,撫今追昔,固然對於以往成就感到驕傲,但面對未來的挑戰,卻是更加嚴峻,也需要政府政策及民間業者齊心努力。相信在臺灣海運從業人員的創新及毅力下,並能帶領臺灣繼續在國際海運市場上,大步向前。

 

本文摘自於王御風著,《波瀾壯闊:台灣貨櫃運輸史》(台北:遠見天下,2016年4月)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