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世家陳中和

高雄雖是個年輕的城市,卻不代表其缺乏歷史悠久的大家族。高雄市最具影響力首推陳中和家族,瞭解了陳中和家族的發展,也等於通曉了高雄市的歷史。最近有三本書籍出版,分別是玉山社的《陳中和家族史》、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的《1870 – 1970高雄百年歷史影像專輯》及陳中和文教基金會的《打狗洋樓:陳中和紀念館》,都與陳家有關,本刊也特別簡述陳中和家族的百年歷史,讓大家更能熟悉這個高雄第一家族。

陳中和崛起與南部糖業息息相關,陳中和於1853年在苓雅寮出生,年少進入當地人陳福謙開設的商行「順和棧」,陳中和天資聰穎,陳福謙對其大為欣賞,立意栽培。當時「順和棧」是南部最重要糖商,幾乎所有外商要來台灣採購蔗糖,都得透過「順和棧」,而「順和棧」更在南部開設七十二「行郊」,相當於今天的分公司,可見其規模。陳中和最後擔任七十二行郊的總家長,相當於今天的總經理,也說明陳福謙對其之提拔及其能力。

「順和棧」在陳中和治理下,業務蒸蒸日上,但也成了陳福謙兒子們的眼中釘,陳福謙一死,陳福謙的兒子們就將其趕出「順和棧」,陳中和只好自立門戶,成立「和興行」,而「順和棧」原有客戶也跟其轉至「和興行」,「和興行」也漸漸取代「順和棧」的地位。

1895年日人治台後,其開始全力發展糖業,台灣邁入以糖業為主的新時代,原本就是南部糖業貿易霸主的陳中和,自然成為日本政府合作的對象,當日本籌設新式糖業公司「台灣製糖株式會社」時,在許多日本商人仍裹足不前時,陳中和就毫不猶豫投資,不僅獲得財富,更贏得日本政府的信任。在「台灣製糖株式會社」後,陳中和更主導成立「新興製糖株式會社」,隨著糖業的勃興,陳中和也超越其他商人,成為南部首富。

陳中和與日本政府關係良好,除了「台灣製糖株式會社」外,日本政府1908年開始興築高雄港,同時成立「打狗整地株式會社」,藉民間力量將高雄港內疏浚的泥沙填海造陸,造就今日的哈瑪星及鹽埕部分土地,後來分配土地時,日人將較差的鹽埕區土地分給陳中和,沒想到日後該土地大發,讓陳家累積更多財富。

陳家在高雄市的土地,除了鹽埕區外,還有當初成立「新興製糖會社」時,在今日三民區擁有大批蔗田,這也吸引許多北部客家人南下為陳家工作,也造就高雄市客家族群的主要集中地,以及日後高雄醫學院的建校用地。

陳中和跟日本政府的關係良好,在日本政府執政初期平定台灣時,其也曾協助,尤其是抗日的林少貓在後壁林被日軍誘騙殲滅,陳中和就曾介入協調,也影響其評價。但陳中和在1930年過世時,市民送葬行列一路從高雄橋綿延到崛江町、鹽埕町,亦見市民對其觀感。其死後葬於五塊厝墓地(今中正路、福德路口),至今仍保存原貌,並開闢為公園,供市民使用。

1945年,政權轉移,國民政府接替了日本政府,但陳中和家族在高雄市影響力卻未曾改變,蔣介石總統在高雄市最好的民間友人就是陳中和六子陳啟川。1960年,高雄市要改選第四屆市長,前三屆市長分別是來自澎湖縣的謝掙強(第一、二屆)及台南縣陳武璋(第三屆),在地高雄人卻出不了一位市長,高雄在地政治人物遂勸進陳啟川奪回市長寶座。

陳啟川平日生活悠閒,最喜歡的娛樂是打高爾夫球、打獵及攝影,均有職業水準,無意於仕途,故對此建議予以婉拒。但支持者卻透過總統蔣介石希望他出任,陳啟川遂寫了封信給蔣介石,表明他要照顧老母,無法勝任市長一職,蔣介石總統則回信要他「移孝做忠」,陳中和只好披上戰袍,結果其他有意競選者一聽高雄陳家出馬,則無人敢與其對戰,這也是高雄市長選舉史上,唯一一次的同額競選。

但對高雄市民來說,陳啟川對高雄市最大的影響,反而可能是興建了高雄醫學院。高雄醫學院是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所創建,當初杜聰明希望建立一間醫學院,但缺錢缺地,找上陳啟川,陳啟川慷慨捐出其所需土地金錢,促成今日的高醫誕生,其也出任首任董事長。但陳啟川與杜聰明的合作最後卻不歡而散,也讓這段佳話留下些許遺憾。

陳啟川之後,陳家在政治上的接棒人是陳家第三代陳田錨,陳田錨在陳啟川當市長時就已擔任議員,未滿40歲時更上層樓擔任議長,1979年,當高雄市升格直轄市後,執政黨為順利推動市政,找回已退休的陳田錨重新擔任議長,高雄市直轄市時期,幾乎都是由陳田錨擔任議長,由於當時市長為官派,可說高雄市民選的最高公職就是陳田錨。其一直到1998年,其71歲正式退休,共擔任5屆議長,從全國最年輕的議長到全國最年長的議長,稱其為高雄市「永遠的議長」也不為過。

陳家事業分佈廣泛,較為人所知有台泥、第一銀行、可口可樂及大眾銀行。其中可口可樂最為特殊,最早可口可樂來到台灣,是為了供應當時在台美軍使用,由美商台灣貿易公司興建「中美汽水廠」專門生產。後陳田錨之父陳啟清於1964年購得台貿公司半數股份,同年成立台灣汽水股份公司,準備代理可口可樂。但當時台灣所有汽水廠害怕可口可樂的威力,聯名抗議,使得可口可樂一直到1968年才正式與國人見面,而陳家也代理了近30年,直到1994年才由美國母公司購回。

因商而政的陳中和家族,百年來的榮光自然與政治脫離不了關係,但其所受最大爭議也來自於此,然而陳家與其他家族最大的不同,就是其急流勇退的精神,不論是陳啟川或是陳田錨,在其宣布退出時,勸進聲仍不斷,但其說走就走,且離開後不再過問政治,這種智慧,也是維繫陳家能傳承百年的最主要原因。

陳家在高雄的蹤跡

有許多建築與陳家相關,但可能都不為高雄市民所瞭解,最著名有三:一是在苓東路的陳中和舊宅,如今為陳中和紀念館。此地為高雄第一座洋樓,相當典雅,當初興建時面海,如今則為其他高樓所圍繞。二是中正路、福德街的陳中和墓園,此可看出陳中和家族的氣派。三是高雄醫學院,此為陳啟川所創建,故其附屬醫院為「陳中和紀念醫院」,新建大樓為「啟川大樓」,啟川大樓中還有陳中和之紀念銅像。

延伸閱讀

關於陳中和家族,最完備的歷史為戴寶村教授所撰寫的《陳中和家族史》(台北:玉山,2008年),此書去年才出版,資料詳盡,可說是瞭解陳家最重要的作品。

(本文刊載於2009.3高雄畫刊)

本文作者:王御風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